极地考察,测绘先行。鄂栋臣在他所著《极地征途:世界各国南极科考日记档案》一书中介绍说,极端恶劣气候条件下,勘探工作异常艰难。他和组员睡帐篷、踏冰雪、穿山脊,每天扛着木桩、铁锹、镐和铲去测绘,用最短的时间完成站区选址与地形测绘。

至此,大家可能会想到,如果让移植入体内的干细胞能够更好地适应非正常生理状况下的不良微环境,是不是就有可能跨越“有效性”和“安全性”这两大障碍?